首页 舞蹈 正文

许哥旅行(许哥旅行)

[db:Intro]...

浙江乌镇西栅,划算的民宿推荐入住乌镇西栅慈云墨客客栈、拾忆民宿、乌镇隽木美宿庭院民宿。

1、乌镇西栅慈云墨客客栈

掌柜许哥是土生土长的乌镇本地人,客房在设计的色彩运用上秉承了传统古典风格的典雅和华贵,客房的配饰倾向于简洁。为了给居室增添几分暖意,掌柜给客房配上精巧的灯具、雅致的挂画和富有生机的绿植,使整个客房在浓浓古韵中渗透了几许现代气息。

2、拾忆民宿

这家民宿位于东栅与西栅之间,这家民宿是在小区里边,小区内的绿化非常好,很安静,安保也非常的好。门口的大润发购物也非常方便。

3、乌镇隽木美宿庭院民宿

这间民宿的装修风格很文艺,很有格调,价格不贵却有一种高大上的赶脚,住在这里不仅有大人休息的地方,还为小孩子准备了玩耍的乐园,所以很适合亲子游。

上一章 :盲人的世界

拉萨行记(26)沈凡的男朋友?

最好是不相见

如此,便可不相恋

最好是不相知,

如此,便可不用相思。

若是不见

是否,便会再也不念?

若是相见,

是否,又一直心念念?

见了又念,不见又还念

叫我如何不见又不念?

世间若得双全法

又何来辜负一说?

我在拉萨的时候不断的有人问我,有没有去“艳遇墙”艳遇一番?

其实我想更正的是,拉萨不比丽江,这里没有艳遇,只有虔诚的信仰。所谓的艳遇墙,完全是一个误会。我猜他们所说的艳遇墙应该是大昭寺门口的那一堵晒佛墙吧。当地的藏民很反感艳遇墙这种说法,认为这是对藏传佛教的一种不尊重。所以喜欢旅行的朋友,出发之前最好是做一下功课。说走就走的旅行,不一定适合每一个人。

我在拉萨的岁月静好,是建立在一个虚无缥缈的梦中的。回想所遇到的人,我至今也不敢相信,他们曾与我有如此亲密的关系。可能是离开得太久,暮然回首,总感觉生活在空中楼阁一样。可是翻开那熟悉的照片,那些往事,熟悉的面孔又历历在目。人生的每一次遇见,都不会是无缘无故的,因为上天自有它的安排。

遇见小新,完全是因为沈凡的缘故。我不知道他们认识了多久,但是我知道他们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有一天我在店里,沈凡突然跟我说,给我介绍一个他刚从尼泊尔回来的朋友。沈凡比较要好的几个朋友我基本都见过,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可是没想到他的这个朋友,在我们以后的生活中所充当的角色颠覆了我以往对人生的理解。

一天的午后,我和沈凡在店里喝着雪菊,突然就来了一个背着登山包的人。这就是小新,后来我的大哥(当然是沈凡逼着我叫的),沈凡特别的朋友。我是个颜控,当时看到小新的时候我眼前为之一亮,他的颜值远在沈凡之上。对于沈凡来说,小新长得不算高,皮肤却很白,但满脸的络腮胡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只是他却表现得拒人千里之外样子,满脸写着生人勿近。

“死丫头,眼睛都直了你瞅什么呢?来,我给你介绍一个大哥。许新,重庆人。以后你对他跟对我一样好就行了。”

沈凡一直自认为长得很帅,每一次要是我的关注点在别人我停留过久的时候,他就会不高兴。总会说:看什么?他有我帅吗?沈凡知道我是个颜控,可是他却常常拿我的前任来说事。我很难跟一个自恋的人解释,欣赏跟过日子的区别。我还想过安生的日子,所以不会说小新确实长得比他帅气好看。

“许哥,好。”

为了表示友好我伸出了我的右手,我只听到冷冷的一句“你好。”高冷的男生我第一次接触,看着自己被晾在空气中的右手我感觉特别尴尬。

“你许大哥不喜欢跟女生接触,何况突然间多了个妹妹可能不习惯,以后你们多去接触就好了,以后你们要好好的啊。”说完沈凡拍了一下我的右手,尴尬的气氛终于得以缓解。

然后沈凡又给尹介绍了许新,接下来大家一边喝茶一边聊旅行的一些事情。没想到高冷的许新说起旅行来,滔滔不绝。只是我发现有点奇怪只要是我靠近一点,他就会稍微离我远一点,尹坐近一点他只是看了一眼而已。我有点小郁闷,难道我长得这么恐怖吗?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可能因为相处多了,慢慢发现沈凡完全就一个逗逼。特别是在许新从尼泊尔回来之后,沈凡变得真不像一个正常人。

中午的拉萨太阳特别大,所以我们一般会躲在店里喝茶。我们以前的生活工作还有,所在城市的那些人。不过说到这些,我都是听的份。对于许新的了解,也是在他们的谈话中,一点一滴懂得的。从陌生到熟悉,都是有一个过程的。而我跟许新的熟悉,竟然是在另外一个城市的开始。

拉萨的时光很慢,慢慢的你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光阴,忘记了岁月如梭。在快节奏的城市里,我偶尔会怀念那种慢慢的已经回不去的生活。小店里的悠闲时光,也许正是我念念不忘的原因之一。以前我还怕大叔知道我们偷偷喝店里的雪菊,后来沈凡在了我们都是正大光明的喝,反正又不是我们拿出来的。有时候沈凡还会拿店里的牦牛肉干来吃,反正只要他在,我们都会有一些小福利。

大家待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也就慢慢了解了。许大哥对我不再排斥,终于跟沈凡一样叫我妹妹了。当然,我也看出来了他跟沈凡有不一样的关系。只是我没有往那方面去想,只认为他们应该是很好的关系而已。戳破这层关系的,是一个星期后从尼泊尔回来的布依姑娘和小鱼。

这两个女生也是从广东过来的,本来当初我跟另外的男生与他们约好走滇藏线徒搭到拉萨的,但是因为我时间的原因没有跟他们走在一起。他们组成两男两女组成两个小分队,晃悠着过去的。我是直接到拉萨的,他们在滇藏线上停留了许久。都是一个小群里的人,尹是群主,所以我们也算是熟人了。在布依姑娘和小鱼去尼泊尔之前,尹带着我跟她们去吃了个饭算是送别。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么巧妙。想不到布依姑娘和小鱼,在加德满都已经认识了许新。后来我才知道,许大哥是跟他的男朋友去国外分手旅行的。刚好布依姑娘在自由行的小团队里面的一个小伙伴,跟许大哥的男朋友是老乡。这就是他们相识的原因,只是这里面的信息量确实整蒙了我。男朋友?分手?

原来,许大哥是GAY!我震惊了,这么帅气的一个小伙怎么可能是同性恋?我是深受打击了,尤其是沈凡跟他还不清不楚的样子。之前沈凡的一个好朋友大有从北京过来,那时候沈凡告诉我这是他的一个追求者,我以为他只是开玩笑而已。包括我们经常去蹭饭的小唐哥家的那个合伙人李大哥,同样也是同性恋。那时候沈凡告诉我的时候我一样是不相信,那个大哥有40多岁了吧(我们应该叫大叔的)怎么可能会是同性恋?可当布依姑娘再次肯定的告诉我,这些都是真的时候,我不得不接受了这些事实。

在我的认知里,同性恋一般都是比较娘的,而这些人在我的眼里一直都很爷们,日常的接触中一点都看不出来他们有这方面的倾向。因为这件事,布依姑娘一直在调侃我我和沈凡生活了两个多月居然没发现这个问题。后来离开了拉萨,我跟朋友们提到这个事情,朋友们可能对同性了解的太少都为我捏了一把汗。我们是朋友,我不会因为他们的性别取向,而疏远他们。我尊重每一个人对爱选择的权利,在这方面我不排斥也不反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接下来还能相遇在另外一个城市的原因。我更没想到,我会帮许新去欺骗一对善良的老人。

离夏天越近,拉萨的太阳就越大。中午我们几个喜欢窝在胖大叔的店里喝茶、聊天。胖大叔不忙的时候也会跟我们一起笑、一起闹。看得出来,胖大叔也是挺喜欢热闹的。沈凡的举动越来越奇怪,当着大家这么多人的面,他给许新喂水果,喂茶,双手甚至探进了许大哥的衣服里,还一边学着蜡笔小新里的一些片段给我们做表演。许大哥并没有拒绝沈凡过于亲密的动作,而是一脸娇羞的样子。你能想象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害羞的模样吗?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就是辣眼睛。人呀,果真是不能貌相。

胖大叔坐在店里笑眯了眼睛,一边喘着气一边调侃着沈凡。布依姑娘一边忙着拍录像,一边叫着“不行了不行了,我单反的内存不够了。”尹似乎见惯不怪,慌不忙的说道“沈凡,你还能再下贱一点吗?”小鱼一向沉默是在一边安静的看着,偶会帮布依姑娘递一下手机。第一次看到如此疯狂的沈凡,除了懵逼和吃惊,我是真的不认识这个人。

这样特别的场,维持了好几天。我没有想到,沈凡居然还有如此癫狂的一面。他在店里跳脱衣舞,赤裸着上身一副妖媚的样子把附近店铺的人都吸引过来了。路过的游客也纷纷涌进店,小小的店铺拥挤不堪。胖大叔趁着这个机会,卖出了许多的东西。

“死丫头,你看哥哥玩的这么嗨,你能开心一点了吗?我把老命都豁出去了,牺牲了色相你还不能表现的高兴一点吗。”

不管他们怎么疯狂,我只是坐在凳子上欣赏拍照。更多的是回不过神来,毫无征兆的疯狂都是跳出了我的认知范围。在我以前中规中距的生活里边,这样的生活无疑是特别的,他们似乎把我带进了另外一个世界里,认识了不一样的世界,不一样的人,经历不一样的故事。

下一章:送别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QQ:2760375052

推荐文章